转子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转子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田家青遇到王世襄是我的幸运-【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0:16:32 阅读: 来源:转子泵厂家

走进田家青的研究室,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他设计制造的一套有现代风格具明式韵味的家具。在家具的对面,是一套音响,田家青热爱古典音乐,是一个注重生活品味追求完美的人,现代音乐与传统家具的和谐统一,是田家青人生中的两大支柱。

田家青觉得,在艺术上,音乐与家具是相通的,好的音乐是有激情,有灵气且不失去严谨,好的家具也是如此。

田家青,中国古典家具领域内著名的学者、专家。其专著《清代家具》是学术界公认该领域开创和权威之作;王世襄评价为:“这是第一部关于清代家具的学术专著,研究、著述从填补尚付阙如的空白开始,并能达到如此规模,值得赞贺!”而经他创新设计的具有时代风格的“明韵”及“家青制器”系列家具,近年来屡屡在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的大型拍卖会上与历代古董珍玩同场拍卖,开创了著名艺术品拍卖公司拍卖现代家具作品的先例。

“要着眼于历史,老师的一句话让我受益终身。”田家青说,他的老师,即是有着“京城第一玩家”之称,著述丰厚的大学者王世襄。多年来,田家青不仅继承了王世襄明清古典家具的研究衣钵,更继承了王世襄老人一生淡泊名利,专著钻研的学术血脉精神,从而成就了他现在在古典家具行业内的学术大家的地位。

田家青的三个幸运

“现在想来,我的一生有三个幸运,出生于教育世家是第一个,遭逢上山下乡是第二个,遇到老师王世襄算第三个。”田家青说。

田家青的三个幸运,也正是他人生成长的三个关键点。

1953年,田家青出生于北京,父母亲分别是北京101中学和北师大一附中的名师,这两个学校培养了新中国的很多人才。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使得田家青很小的时候就养成了良好的学习习惯,家中大量的藏书也成为田家青儿时的重要生活养料。孩提时代的田家青就痴迷于手工制作,比如,组装无线电、航空模型等等,儿时的田家青或许从来没有想过以后会自己动手制作古典家具,但的的确确,他的动手能力强,而且喜欢动手制作,这在他小时候就已经初露端倪。

田家青的少年时代适逢“文化大革命”爆发,1969年,时年不到16岁的田家青也未能躲避当时如火如荼的“上山下乡”运动,这段特殊的岁月是那个时代人的集体记忆,我们在诸多的文艺作品中都可以触摸到它,在许多人的人生轨迹中,那段岁月是蹉跎的,灰色的,荒芜的,但是田家青的“上山下乡”却让他过出了不一般的滋味。

田家青当时去的地方是河北省的一个贫困山村,是一个沉闷得令人发狂的地方,却也是在这里,磨练出了田家青沉静的心态。在那个荒凉的山村,田家青每天劳作后坚持自学,在艰苦的环境下,他系统地学习完了初高中的课程,这得益于他作为教师的父母亲,他们给远在河北的田家青邮寄练习题、考卷;这也得益于田家青的沉静心态,在那个知识受到嘲讽、学习遭遇阻力的年代,年纪轻轻的田家青就已经嗅到了知识的芬芳,并沉浸其中,无法自拔。上山下乡的一段经历,成为田家青一生中的宝贵财富。“文革时,有一个样板戏《红灯记》,其中有一段戏是李玉和将被日本宪兵队长“请“去喝酒之前,李奶奶端了一碗酒给李玉和,李玉和说道:‘有您这碗酒垫底,什么酒都能对付了’”田家青说,“这段唱段当时家喻户晓,在我看来,上山下乡的一段经历,就是我人生中的这碗垫底酒,经历过这段岁月,还有什么困难是克服不了的呢?”

出生于教师家庭的田家青在浓浓的家学氛围中养成了终身爱好自学的好习惯,又在少年时代经受了“寂寞”的洗礼,磨砺出了坚强的意志。,或许,以上的两个“幸运”是得遇第三个“幸运”的前奏与铺垫。

自上世纪70年代中期起,田家青回到北京,逐渐显露了他在古典家具收藏方面的天赋兴趣,在当时古家具收藏风潮还未热起来,田家青已经开始在这一行业内钻研了。他和当时北京城内硕果仅存的工匠们交朋友聊天,学会了传统硬木加工工艺,也知道很多行业的术语,当时的田家青自我感觉良好,是的,在那个知识匮乏的年代,很少有年轻人能够有他那样系统的知识,也很少有人像他那样在一个行业内钻研,年轻的田家青有资本骄傲。

1979年,时年26岁的田家青第一次去拜访王世襄,当时已经在古典家具这一圈子里混了几年的田家青听说过王世襄的大名,知道他收藏家具这一方面属于资深人士,不过就是个资深人士,当时的田家青或许会这样想。因此,第一次去拜访王世襄,田家青的心中有隐隐的不服,以为老先生只是书读得多而已。却不料甫一张口,发现对面的老先生不是读过几本古书那么简单。“王老不仅懂得这一行业的术语,就连术语的出处都如数家珍。”时隔30年,田家青依然清晰地记得他当时对王世襄的敬仰之情。

原本内心很骄傲的田家青在王世襄面前立即心生敬服。“得遇王老先生,是我人生第三大幸运,可以说,认识王先生之后,见到了外面的世界,”田家青感慨地回忆道:“与王先生结识,拓宽了我的眼界,也影响着我的人生观、价值观。与他相识,我受益终身。”

着眼于历史

王世襄曾经在多个场合明确表示,田家青是他的唯一弟子。他们二人,又是什么时候开始有了师生之谊呢?田家青解释说,自1979年第一次结识王世襄后,田家青很想常常去王世襄的芳嘉园拜访求教,但是那段时间正是王世襄做学术研究最忙碌的时候,“实际上,王老接受我也经过了一个很长的时间,慢慢地,我们开始有了亦师亦友的切磋,进而情同父子。”田家青说。

直到上世纪80年代,收藏热渐渐风行,外面有人开始打着王世襄的旗号行走江湖,王世襄才不得已出面澄清,并公开表示,只有田家青唯一一个弟子,其他的都不算。这里还有一段故事,80年代,中国文化开始渐渐受到重视,在北京的学术大家中,比如王世襄、启功,黄胄,朱家溍、黄苗子,杨宪益等等,他们彼此之间关系很好,接触非常频繁,于是经常有一些想要拜访这些文化名人的人打着某某人的弟子的旗号去拜访其他人,这给这些文化大家们造成了一定困惑。于是他们之间互相有个约定,如果是哪个人的弟子去找其他人,一定要持有这人的介绍信并写明是因何事拜访。别人的学生到王世襄那里都要拿着信拜访,王世襄给他的那些老朋友们说:“我的最好记了,只有一个学生,那就是田家青,如果他有什么事情需要你们帮忙,请你们多帮帮他。”后来,田家青常常能在其他文化大家的口中听到老师说的这句话,心中充满了感激。

“王老身上有一种巨大的磁场,会让人心生敬佩,会忍不住让人跟随他。”田家青说。着眼于历史,是王世襄的学术追求,他也将这一理念灌输给了自己的得意弟子田家青。田家青也将这一学术理念贯穿到自己的一生研究之中。

学术成就

在古典家具研究方面,有两个不可逾越的高峰,那就是王世襄和田家青。王世襄所著的《明式家具珍赏》,如今已经被翻译为十几个国家的语言,全世界广泛传阅,田家青所著的《清代家具》是学术界公的领域开创和权威之作。从这一点而言,田家青不负王世襄老师的所期望,将古典家具的历史感承与它身上所独有的美学与艺术性都得到了很好的传承与发扬。

田家青在家具的设计和制作方面可谓将中国古典家具的地位提升到了另外一个空间。多年来,在古典家具世界的浸泡,田家青不仅潜心研究家具的结构,制作工艺和木工工具,也陆续修复了一些古代家具,其中不乏极为精美的明清家具重器。这些经历,为以后田家青动手制作古典家具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90年代,收藏古典家具蔚然成风,其中不乏鱼目混杂,更有一些人打出高仿的牌子在古典家具市场上昂首阔步,大批低俗的仿古家具充斥于市场,败坏着古典家具的声誉,这些人的举动大大刺激着田家青,没事的时候,他也和老师探讨古典家具行业内的这些浮夸现象,有一日,王世襄建议田家青,何不自己动手制作一批精美的家具,也为后人留下这个时代的精品?

于是,田家青多年积累的动手能力派上了用场。他开始制作一些现代家具,沉淀几年后,田家青推出了“明韵”系列珍贵家具。在田家青眼中,家具就是艺术品。在设计中,田家青注重要体现出现代人的思想,同时要具备明式家具的内涵和精神。物尽其用、善待自然是明式家具精神的核心。“以前的明式家具大多也是在文人指导下由工匠制作的,每一件成功的家具无不融进了设计者的思想、性格,无不体现出设计者对艺术、对生活的看法。”田家青说,而这其中之一的得意之作是一具世所罕见的大画案,王先生亲自为画案做铭,他诙谐地称田家青为“善兹事者田大郎”,并盛赞他:“十多年来,潜心研究家具和制作工艺,著述日富,蜚声中外。所制作的‘明韵’系列家具,成品为识者所珍。”

随着“明韵”系列家具的问世,《明韵—田家青设计家具集锦》一书也很快出版,书中共收录田家青设计的家具代表作品41件。他毫无保留地将其标注有各部件尺寸的设计图纸在书中全部刊出,并对自己的设计理念和每件家具制作的窍门加以诠释,这样毫无保留地将自己的制作方法贡献出来,不怕有人仿制吗? “家具制作图就像一张歌谱,一人唱一个风格,尽显各自的艺术水准和文化修养。手工制作出的家具处处都体现着制作者本身的气质和修养。不同的人打造出的器物也是神态各异的。手工家具是个性化很强的艺术品。制作本身就是一个再创造的过程。”田家青说:“柴可夫斯基的第六交响乐乐谱的曲谱在任何一个书店都能找到,但是有几个交响乐团能演奏出它的深刻内涵?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很多人都会唱,但是谁能唱出帕瓦罗蒂的情感?”

随后的成绩也证明了田家青的自信。因为,很少有人像他那样,将古典家具的热爱浸润到骨子里,也很少有人像他那样,一生痴迷于古典家具的制作,并乐此不疲。他的“家青制器”在加德拍卖专场频频拍出佳绩就是最好的证明。

田家青在将古典家具之美的传承上贡献颇大,他常常说:古典家具不仅仅是一种器物,更是一种艺术。明式家具承载了中国人所推崇的人生哲理。

现在的田家青,尽管功成名就,尽管饮誉业内,但他依然是那个沉静的,喜欢动手制作家具的田家青,他的工作室“凹凸斋”尽管也培养了优秀的能工巧匠,但是谁能继承他的研究衣钵?他还不知道,时下人心浮躁,外界的诱惑太多,年轻一代中,谁能像他那样,为了一件家具耗时一年两年甚至几年呢?但是对于古典家具艺术魅力的传承,他一点也不担心,“明式家具太迷人了,而且,它有它的核心理念和成就,本身就充满魅力,因此,明清家具的传承会断代吗?肯定不会,肯定会有后来人将它发扬光大!”

苍穹之剑2手机版

红警大作战变态版

东方娱乐app

仙剑奇谭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