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子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转子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茶企采茉莉伏花制茶日薪两三百元难请工人[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23 02:31:59 阅读: 来源:转子泵厂家

­  闽侯茉莉花基地的工人顶着烈日采花。

­  大暑已过,福州进入一年中最热的时间,茉莉“伏花”怒放,茉莉花茶企业也迎来了生产的高峰期,近期各个茶企都在加大马力用最好的花料生产最正宗的福州茉莉花茶。不过,因为天气太热,虽然薪酬较高,但采花的工人比较难请。

­  高档茉莉花茶

­  中秋前后上市

­  “毛茶明前宝,茉莉三伏好”,窨制高档茉莉花茶眼下正是时候。福建满堂香公司总经理林伟说,由于近期福州持续高温,预计今年“伏花”茉莉花茶可较往年提前半个月上市。

­  林伟说,福州茉莉花采摘期在5月至10月,三伏天的茉莉花开得最大最香,是窨制茉莉花茶最好的花料,各茶企为了做出带“冰糖甜”的茉莉花茶必须加班加点生产。“伏花”品质好价格也高,5月至6月份的“雨花”每500g价格3元至5元,“伏花”每500g要20多元。

­  “采茉莉花需要晴朗的天气,采摘时间挑选一天中最热的时候,从12点到下午4点,这个时候的花形态最丰满。”闽侯一茉莉花基地技术员说,要让茉莉花开,必须保证基地白天气温在30℃至35℃。

­  福建敖峰闽榕茶业公司董事长王德星告诉记者,中低端的茉莉花茶目前已经少量上架,高档产品还得再等等。今年“伏花”的品质特别高,中高端茉莉花茶至少要“四窨一提”,目前已经进行到两窨到三窨,高端茶最快中秋前后上市。

­  日薪两三百元

­  难请采花工人

­  “采花期就怕下雨,还好前阵子台风对榕茉莉花基地的影响较小。”一茶企负责人介绍,目前福州茉莉花基地主要分布在仓山、福清、长乐、闽侯等地,一些基地规模有几百亩,“伏花”采摘期间要雇近百名采花工。

­  “采花都在一天中最热的时候,虽然薪酬较高,但工人很难请。”王德星说,他们茉莉花基地“伏花”采摘要雇几百名工人,工人按采花量计酬,日薪至少两三百元,但高温下工作辛苦,福州本地人较少,请的多数是外省工人,根据茉莉花花期长短,工人在基地采花要半年左右。

­  林伟说:“三伏天茉莉花采摘时间有限,一些基地在人手紧张时,连放暑假的小孩也要上场帮忙。现在,部分大茶企在考虑以后茉莉花实行机械化采摘,以降低用工成本。”(记者 李永华 文/摄)

闽南网7月21日讯 福州仓山区城门镇白云村,17岁的高中生阿玉(化名)在租房内,突然遭到同层租户、40多岁的王某富捅伤,送医抢救无效身亡。

昨日,海都记者多方核实,嫌疑人王某富已落网。事发时,他闯入阿玉屋内试图侵犯,遭到反抗后下毒手。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

事发地点是一栋简陋的3层民房,案发时间在7月14日零时至1时之间。

案发的出租房外景

房东林先生说,阿玉父亲陈先生是老租户,每月350元,在3楼最右侧租两间房,已有3年左右时间。约半年前,王某富一个人在陈先生的斜对门租了一间房。事发时,他突然听到1楼租户一个小男生的大声喊叫,起床查看,便发现阿玉倒在1楼走廊的地板上,“身上很多血,讲话没什么力气”。

报警后,等待120的过程中,林先生一边安慰阿玉,一边和她交流,得知嫌疑人是王某富,行凶过程中,阿玉曾发出求救声,可能是太晚没人听到。随后,阿玉从3楼的出租屋逃到1楼去求救。

当天上午9点多,阿玉在医院抢救无效后身亡。林先生说,阿玉是位“很老实、很有礼貌的女孩子”。

直到昨晚,陈先生的脑袋都是嗡嗡的,不敢相信女儿已经走了,“我在福州的建筑工地上辛苦打工,都是为了让女儿在福州安心读书”。

闽南网7月23日讯 7月16日上午,宁德市寿宁县公安局接到一起报警称,竹管垅乡后洋村一女子被强奸,民警到场后掌握了相关证据,并将嫌疑人控制。

小丽在重症病房仍未脱离危险

女子家属介绍,受害者小丽(化名)今年17岁,当天到茶园采茶,被51岁的村民主任张高强强奸,后不堪施暴者妻子的辱骂,服下“百草枯”农药。

昨日,小丽还在福安闽东医院抢救,尚未脱离生命危险。据了解,张高强和小丽是堂兄妹关系。寿宁县公安局有关人士介绍,嫌疑人张高强涉嫌强奸已被警方刑拘,案件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被施暴者妻子羞辱 少女喝下百草枯

昨日是小丽在重症监护室的第7天,依旧未脱离生命危险。母亲邱立秀告诉记者,7月16日清晨近6点,她打算和女儿到茶园采茶,因为要安顿小儿子,她便让小丽先上山。6点多,她在途中见女儿哭着跑过来,浑身是汗,衣服裤子全是泥土。小丽一下子扑在地上:“妈妈,我对不起你!”

“她说被张高强夫妇辱骂、欺负。”邱立秀安慰女儿说,会找对方理论,然而女儿却哭喊着:“张高强弄(强奸)了我!”

昨日,邱女士及当天陪小丽做笔录的亲戚,转述了小丽那天的遭遇。

当天清晨,小丽正往茶山上走,遇到来喷农药的张高强,两家茶园紧挨着,两人还同行了一段路。到小丽家茶园附近时,张高强突然一把抱住她,不顾小丽的反抗,强行把她拖到草丛中强暴。

事后,小丽衣衫不整地在地上哭。张高强的妻子金某刚好也来茶园,撞见张高强正在穿裤子,金某便辱骂小丽,骂得很难听。女儿说,张高强老婆扬言要把这丑事告诉全村人,她觉得很羞辱。

羞愤的小丽跑回自家茶园,张高强夫妇则自行离开茶园。小丽一时想不开,将张高强留在茶园的“百草枯”灌下肚,事后却未告知母亲。

“我把她带回家,张高强夫妇就上门了,又是请求又是威胁我们不要报警。”邱立秀说,丈夫张仕利闻讯赶回家,并将此事告诉小丽的姑姑,小丽的姑姑即刻报警,此时已经是当日上午9点多。

­   都说看病不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医生看病开药若不先了解病人的过往病史、药物禁忌等,易导致医人不成反而害人的悲剧。龙岩上杭县法院审理认为医生张平(化名)违反诊疗常规,且该过失与患者吴强(化名)死亡存在因果关系,日前判决张平承担此次医疗纠纷20%的责任,即赔偿吴强家人各种损失148309.3元,精神损害抚慰金6000元。

­  2015年1月22日晚,上杭某学校保安吴强在学校门卫值班,当晚呕吐后感觉呼吸困难,便自己步行到张平开的诊所就诊。

­  由于有过哮喘病史,吴强一到诊所就凭借自己的直觉,告诉张平其感觉气喘、呼吸困难,需要开一瓶舒喘灵喷雾剂。当时,张平忙着接诊其他患者,也没多问吴强当晚吃了什么东西、之前有什么不良反应,就大致认定吴强是哮喘发作,立即从药柜取了一支舒喘灵,并帮吴强喷了一下。

­  然而,仅过了十几秒,吴强便慢慢低头、双腿无力,顿时休克晕倒在地。张平吓坏了,立即对吴强做心肺复苏术,并拨打了120。最终,经上杭县医院120医生抢救无效,吴强死亡。

­  2015年8月11日,司法鉴定中心作出司法鉴定意见书认为,对吴强尸检见呼吸道食糜阻塞,由于异物阻塞呼吸道有时会出现气喘样表现。而现场未见呕吐物,吴强因胃内容物返流入气道而就诊的可能性大。张平诊所未对患者吴强实施必要的体格检查,就使用舒喘灵喷雾剂治疗,使异物吸入更深,对死亡的发生有一定的促进、辅助作用,参与度拟为20%-30%。

­  由于张平始终不接受调解,日前,法官根据鉴定意见和调查情况作出判决:张平承担此次医疗纠纷20%的责任,即赔偿吴强家人各种损失148309.3元,精神损害抚慰金6000元。而吴强作为成年人,凭借自身经验要求购买药品,存在一定责任。

­  法官提醒,在医患矛盾相对激烈的当前,医生保护自己的最好方式就是规范诊疗,包括在用药前仔细诊察患者病情,再根据体查结果谨慎用药。而患者在就诊时,应保持对医护人员的信任,如实讲述患病、不适等情况,以便医生做出准确诊断。(记者 李大荣 见习记者 邬眉 通讯员 陈立烽 袁友凤)

诚至永昌秋装

男士衬衫订制生产厂家

北京工作服定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