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子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转子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张丽华从贫家女到宠冠后宫

发布时间:2021-01-11 17:21:23 阅读: 来源:转子泵厂家

张丽华:从贫家女到宠冠后宫

张丽华,南陈亡国后主陈叔宝的宠妃,从贫家女到宠冠后宫,从不谙世事到滥用宠爱祸国殃民,绝艳的美色背后,少不了一颗贪婪的心。可惜的是张家女儿只有超人的记忆,没有管理朝政的才能,否则历史上将会又多出一幕女人专权的好戏,而不是那一抹胭脂红。

长头发小侍女的魅力

六朝金粉之地的建康城(今南京)经过一朝又一朝纸醉金迷的浸染,在南朝陈后主时期更加醉生梦死,在妃子张丽华垂地的七尺长发下飘散出暧昧的脂粉气息。

一日,当时还是太子的陈叔宝与一帮文人骚客结束了飞斛高论,趁着酒意带随从直奔他喜爱的孔良娣宫里。良娣是太子妾之一种,地位较高,仅次于太子妃。孔良娣忙命人拿茶水侍候。这时,一位身材颀长的小宫女如弱柳浮水般盈盈而来。陈叔宝见这个小宫女桃花粉面,鬓发如漆,星眸生辉,柳眉如画,肤似凝脂,垂着长长的头发倒茶时清丽绝伦,不觉有点痴了。待小宫女站到一旁,陈叔宝令她过来,上上下下端详一番,有点意味深长地对孔良娣说:“如此天姿国色的宫女,爱妾怎么给藏起来了,没有早点让我看到?”

孔良娣也是一位上等美人,在没有见到小宫女以前,陈叔宝曾经对孔良娣与龚良娣说她们二人胜过倾城倾国的王昭君与西施,可见这个刚满十岁的小宫女天生夺人之貌。听到陈叔宝如此不加掩饰地夸赞小宫女,孔良娣的心里有点酸溜溜的,但是她深知陈叔宝贪慕美色的脾性,不能因为拈酸吃醋而惹怒了他,于是婉转又不失体面地对陈叔宝说:“她年纪尚幼,恐微葩嫩蕊,不足以受殿下采折。”

陈叔宝听罢,更加把眼睛定在小女孩身上,见她果然稚气未脱,心下泛起一片怜惜,又不忍就此放下,拉着手问了好些话才算罢休。这个小宫女就是张丽华。

张丽华出身于贫寒人家,父兄以织席为生,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张丽华长到10岁时,已是一副花容月貌。看到女儿生在如此贫贱之家,张丽华的父母心里总是有些遗憾,于是趁着宫里采选宫女的机会,让她入宫,虽然高墙隔断了自由,毕竟吃得好穿得暖。张丽华入宫后凭着出众的相貌和伶俐的口齿,被分到太子宫做孔良娣的宫女,自此命运来了个大转弯,遇到对她一见钟情的陈叔宝。

此时的陈叔宝还只是南陈太子,一个懒得过问政事却只喜欢在女人和文人堆里消磨时间的花花公子。二人相遇后不久,陈叔宝顾不得微葩嫩蕊不堪采折之说,找个机会据为己有。善于奉承主子的张丽华曲意迎合,不久生下一子名陈深,原来不解人事的贫家女开始在心里盘算自己的前程。

小女孩的大心计

太建十四年(582)正月,南陈宣帝卒,陈叔宝即位。太子妃沈婺华被册封为皇后,张丽华因生下皇子,破格升为贵嫔,与孔贵嫔、龚贵嫔等并列。

此时的张丽华已今非昔比,不再是任人呼来唤去的小婢,而是宠冠后宫的主子,是皇帝最信任的女人,这种信任表现在陈叔宝受伤时期对张丽华的特殊依恋。

陈叔宝是南陈宣帝的嫡长子,虽然自小就只爱风月不爱江山,但仍然无可争议地被立为太子。陈叔宝的二弟始兴王陈书陵爱江山,一直看不上他哥哥沉迷酒色不务正业,因此计划夺权。在宣帝病重临死的前几日,陈书陵与大臣密谋杀死陈叔宝抢夺帝位。一日,陈叔宝、陈书陵二兄弟奉诏入宫侍疾,陈书陵决定下手,苦于没有机会。

几日后,宣帝溘然而去,陈书陵想趁乱结果陈叔宝,令随从到宫外取剑。随从不是机灵之辈,只取来他朝服上用来装饰的木佩剑。陈书陵借陈叔宝伏地痛哭之机,抽出木剑向其颈项上砍去,被大臣们救下。丧父之痛、惊吓、颈项的剑伤令陈叔宝卧床不起,在承香殿养伤。

疗伤期间,为防止再出意外,陈书宝只让张丽华一人陪伴,后宫嫔妃包括沈皇后等一概不许入内,其母皇太后在梁殿替他处理朝政。张丽华在陈后主的心里是和母亲一般的亲人,一个小宫女在短暂的时间内能够占据如此重的分量,天仙一样的相貌不可少,但在美女如云的皇宫,只有天仙之姿万万不够,没有一点心计恐怕难得专宠。

史书中关于张丽华的记载并不详细,但是人们仍旧可以通过陈后主的家事变化,看到此女的影响。陈叔宝即位3个月后册立太子。正宫娘娘沈皇后没有儿子,很早就把陈叔宝小妾孙姬的儿子陈胤过继过来。按照立嫡立长的规矩,陈叔宝立陈胤为太子,可是两年后又废掉陈胤,立张丽华之子陈深为太子。这两年之间,张丽华为太子之事做了哪些手脚,正史上几乎无处可查。www.gs5000.cn

母以子贵,陈深被立为太子,其母张丽华就要当皇后。沈皇后端庄宽容,好读史书典籍,喜欢过朴素寡欲的日子。尽管陈叔宝不喜欢她,但沈皇后不失为一位称职皇后,废后一事为道理所不容,直到亡国,这废后之事也没有成功。虽然不是皇后,但张丽华已经执掌后宫大权。生性淡泊的沈皇后并不以为意,一如既往以读书为乐。而张丽华又从后宫走上朝堂,与皇帝一起决断国家大事。

井口上的一抹胭脂红

陈叔宝天生就不是当皇帝的料,可是命运阴差阳错,让他生长在帝王家,他不得不放下诗词歌赋勉强处理朝政。借着长江天险,认为国防万无一失的陈叔宝对国家的经营完全按照文艺青年的路数。陈叔宝的骨子里流的是文人血液,宠爱女人宠到挥霍无度。

吟风弄月需要华丽风雅的场所,陈叔宝大建宫殿,起临春、结绮、望仙三阁,此三殿高达数十丈,均为十开间的大殿,张丽华“尝于阁上靓妆,临于轩槛,宫中遥望,飘若神仙”。大殿以珍贵的沉檀香木雕制,微风吹过,香风飘散数里不绝,殿内珠帘玉户,金银宝物瑰丽耀眼。陈叔宝自己住在临春阁,身为贵妃的张丽华住结绮阁,袭、孔二贵嫔居望仙阁,张丽华的地位从宫殿的分配上可见一二。

当皇帝并不仅仅是吃喝玩乐那么容易,国家大事日日都要解决。天生就不喜欢朝政的陈叔宝每逢面对案上高高的奏章就皱起眉头,官员们在朝堂上面奏的事情,经常是听了这件忘那件。为了不让人看出他的能力太差,陈叔宝让宦官蔡临儿、李善度转奏,蔡、李二人也没有大才能,经常丢三落四。每逢这两位说不清楚的时候,张丽华都能够清清楚楚地补说明白,令陈叔宝非常欣赏。

张丽华自幼聪颖,入宫后练就了察言观色、博闻强识的本领,这时候全都派上用场。陈叔宝倚重于她,在处理朝政之时经常让张丽华坐在自己的膝上,令其回答自己所遗忘的事情,张丽华总能毫无遗漏地说出来龙去脉。于是,陈叔宝让她跟着参与决断朝政。

后宫前朝,事无巨细,都先上报给张丽华,“人间有一言一事,贵妃必先知白之,由是益加宠异,冠绝后庭”。张丽华的权力越来越大,小官小吏犯了王法,奸佞之徒想升官发财,都来求张丽华,总能如愿,因而流传有南朝只知有张丽华,不知有陈叔宝之说。有进谏劝说陈叔宝女人乱政的忠臣多被贬杀,朝纲在张丽华和宦官的手下更加混乱。

就在陈叔宝君臣尽情享乐的时候,北方强大的隋朝对江南的威胁日益紧迫。在陈叔宝为张丽华所作的《玉树后庭花》的靡靡之音中,隋军杀入皇宫,张丽华、孔贵嫔与陈叔宝一起躲入枯井。被隋军发现后,三人争先爬出时,据说张丽华粉面上的胭脂蹭在井口,此井被后人称做胭脂井。

张丽华到底死于谁手

关于陈叔宝的宠妃张丽华之死众说纷纭,一直是个悬案。

据《陈书·张贵妃传》和《南史》记载,是晋王杨广(即后来的隋炀帝)下令将张丽华斩首。

据《隋书·高传》和《资治通鉴》记载,杨广素慕张丽华之美,曾私下嘱咐部将高在建康城中寻到张丽华后,务必留下她的性命。但当高看着张丽华妖媚的样子,果断地对使者说:“昔太公灭纣,尝蒙面斩妲己,此等妖妃,岂可留得。”遂斩张丽华于青溪。如果事实果真如此,这也算是后来杨广登基为帝后诛杀名臣高的起因吧。是杨广下令杀死张丽华,还是高私下作的决定,这两种说法都有史可依,也都有相应的道理。喜欢浪漫向往爱情的人恐怕更愿意相信杨广曾经爱慕过这位大美女,怎奈无缘相守。喜爱权力看重政治的人更相信杨广是一位冷血的男人,唯此,才能完成统一江山的大业。

“妖姬脸似花含露,玉树流光照后庭”,含露的妖姬香魂远去,空余后庭玉树独自流光。

燃气浓度检测仪

考军校

郑州电缆

相关阅读